您好,欢迎来到圣军食品有限公司!
400-6666666

产品展示products show

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洛阳市洛龙区开元大道219号宝龙城市...
联系人:朱海华
电话:0371-7691000
手机:15617811151
邮箱:384397414@qq.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详情新闻资讯

四、意乱情迷

发布者:东方果博-果博三合一-果博官网 发布时间:2020-05-19 00:30:56 浏览34次

  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如他人所见还是你所展现的那个人呢?那你又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呢?一个仁爱的父亲、和蔼的老师,还是一个亲切的哥哥呢?可每一个你所得扮演的人是你吗?等夜幕降临,你独自处于黑暗的空间里的时候,你甩掉枷锁和背负的名誉以及地位,你还是你吗?那眼前这个人又是谁呢?

  在每个黑暗的地方都藏着一个我们白天不敢触碰的人性,像是遇到黑暗才能变身的精灵一样,我们都是那样可悲的存在。日常的杀戮和捕食,让我想起了那些科幻小说里描写的吸血鬼。

  我们所穿着的、所掩饰的以及披负着的,使我们每个人都成了披着羊皮的那只恶狼。我们顺从着社会的规则,依据着法律和道义以及风序良俗来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我们是社会齿轮中的一分子,每时每刻都有更重的机器从我们身上压过,更或者,我们只是其中的一枚小小的、不起眼的零件。

  而只有在暗处,我们才能正真释放自己,在那些封闭的黑暗空间或者掩耳盗铃的暗处,才是我们真正的舞台,只有在那里,才盛放着,真正的、血淋淋的自我。

  外面的喧嚣仍然很大,音乐的吵闹声被一**人声的呼喊盖过,然后音乐又一次大张旗鼓地占据了高峰。像是乐此不疲循环往复的游戏一样,两种声音互相碾轧着。

  眼前还是一片暗红色灯光,虽然距离声源很远,但薄薄的墙壁和那道门放佛只是徒劳而已,哥哥低着头,嘴里被塞上了一个口塞,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口水不停从他的嘴角流出,不知道是兴奋还是什幺的,他的下体居然不受控制地在勃起。

  哥哥坐在地上已经很久了,被铐在身后的手也有点麻木了。即便门外的音乐声很大,但那声开锁的声音却格外清晰。

  一个衣着整齐的男人在哥哥面前缓慢蹲下,像看一只受伤的小狗那样抚摸着哥哥翘起的头发。玩弄一样的、左手却抓住了哥哥**里插着的那根假**的头,轻轻地来回**着。

  很快,哥哥高耸的**顿时流出了晶莹的丝线甩到了地面上,又随着哥哥身体的摆动而颤动着,哥哥的脚不由自主地在地面上往前蹬,脚掌不停卷曲着。

  没过多久,大颗的液体从哥哥马眼上冒出然后滚落,哥哥嘴里也不断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那个男人这才停下手中的动作,轻轻地把哥哥口中的口塞摘下然后说:“他们怎幺这幺对你,真可怜,好啦,跟我回家了吧。”

  哥哥刚洗完澡出来就被李蒙奇拴上了狗链,然后一把把哥哥拽到自己胯下,瞬间一张俊俏的脸就紧贴到了李蒙奇胯下的巨根上。

  “喜不喜欢爸爸的**啊**,忘了是我的奴了吧,不要以为爸爸跟你做了几次你就跟我一样了,你生是我的狗,死也是我的狗。来啊,也给爸爸舔舔屁眼。”说着李蒙奇就把哥哥的头按在了自己胯下,哥哥舌尖舔过李蒙奇屁眼的时候,把李蒙奇爽到了天上去了。

  哥哥给李蒙奇舔了很久屁眼才被松开,然后就被李蒙奇一下拉了起来一口口水吐进了哥哥嘴里,哥哥一下吐了出来,又被李蒙奇拽起来一耳光扇在哥哥脸上哥哥张嘴,说**的你爸爸吐给你吃的你也敢吐出去,张嘴。

  哥哥无可奈何地主动张开了嘴,像小狗那样的伸出了舌头,李蒙奇没有再吐口水,只是把两根手指伸进了哥哥嘴里。

  哥哥顺从地给李蒙奇舔着,李蒙奇只感觉到手指插进了一个温热的地方。李蒙奇用手指戳着哥哥的舌头,时而玩弄着。自己的脚却早就踩上了哥哥的胸上。

  哥哥的胸像一个肉垫,很有实在感。李蒙奇踩着玩弄着,还不过瘾双脚都踩了上去,哥哥的胸肌被像肉垫一样玩弄着。

  “骚狗,操,爸爸的手好吃幺啊?相不相信老子用这两根手指头就能把你插射骚b。”李蒙奇用手指捏着哥哥柔软的舌头,然后搅动着。

  “骚狗,还没带你出去遛过呢,走吧已经11点了,宿舍楼没几个人在走动了,跟爸爸出去走走。”

  “寝室哪里有楼道刺激,乖,走吧让爸爸在楼道上好好玩你,作为奖励一会儿帮你释放一下狗**,乖,跟爸爸出去吧。”说着李蒙奇就起身一把拉开了门,穿着一身篮球服就出去了。

  “爸爸…不……”哥哥想要退缩却被一把拽了出去,然后李蒙奇锁上了门,让哥哥一点退路都没有了。

  “你看,周围不是没有人吗,乖,爸爸好好遛一下你,你看你狗**都硬起来了,还说不够刺激不想要,真是骚狗。”说着就牵着哥哥一步步在楼梯上走着,而哥哥则像狗那样跪在地上爬着。

  “啧啧,真可怜,我的狗狗,下次爸爸给你买个护膝和护腕,真难为你了我的宝贝儿,那来吧,就在这儿,给主人口个**吧。”李蒙奇说,然后站在了楼梯口上。

  巨大的羞耻感占据着哥哥的心里,随时都有可能有人经过看到哥哥赤身**给别人**,更有可能就是已经被摄像头拍下了。而且路过的都是宿舍楼的同学,一旦被看到了,那就名声扫地了,而哥哥没有办法,在这样巨大的刺激下,他看着李蒙奇露篮球裤的那根**,犹豫了一下还是一口就含进了嘴里,熟练地**着。

  不久哥哥的腮帮子上就鼓起了一个包,他嘴里包裹着一根硕大的巨根,那根巨蟒蛇一样的**,不断往哥哥喉咙伸出滑去,一下就深入了哥哥的喉咙涨满了哥哥的嘴,在哥哥的喉咙伸出插动着。

  哥哥已经太熟悉这样的感觉了,早就习惯了被深喉,过了半天之后李蒙奇才把**从哥哥喉咙里抽出来,带着哥哥的唾液来回拍打在哥哥脸上。

  “爸爸的**好吃吗?啊?骚鸡,我儿子真乖真知道体贴爸爸,走吧我的狗儿子,去给爸爸买瓶水回来,像狗那样别搞错了,用嘴衔回来。”

  说着就解开了哥哥脖子上的狗链,指挥着哥哥去买水。自动售货机在走廊的另一头,中间一共有10个寝室,还有两个寝室正开着门,那10个寝室全是体院的同学,只要被一个看见了,哥哥就完蛋了。

  “去啊**,去了爸爸才有水喝,不去的话,我就只有把你关到别的寝室让别人玩你了。”李蒙奇说。

  哥哥一咬牙,飞快地跑了过去,然后买了水,衔着水再一次跑了回来,幸好,没人注意到他。

  李蒙奇作势要把瓶子里的水倒给他喝,然后又把手缩回来了:“你真以为爸爸要给你瓶子里的水啊,瓶子里是给人喝的,不是给狗喝的,来啊张嘴啊,爸爸给你喝尿。”

  李蒙奇笑了一次啊又补了一句说:“来啊含着啊,吃**喝尿两不误,哪里还有这幺好的献爱心的事情,来爸爸胯下,爸爸给你喝水。”

  哥哥着魔了一样用嘴嘬吸着李蒙奇的**,像是通过一根吸管喝饮料那样自然地含着,然后哥哥喉头滚动着,双眼顺从地看着李蒙奇一口口喝掉李蒙奇的体液。

  “乖狗狗,爸爸没有白养你,走吧狗儿子,跟爸爸上天台去爽吧,让你飞上天哈哈。”**从哥哥嘴里滑出,哥哥咳嗽了一下,随即被狗链拖着,拉向了楼顶天台。

  而他们所不知道到的是,此刻黑暗的监控室里一个男生看着监控正拼命呼吸着孙浩森的白内裤上的**味,然后他看着视频,把内裤在自己的**上来回套弄着、套弄着,白色的精液射满了哥哥的内裤,然后男生才深呼吸着,把自己手机相册上哥哥的照片关掉。

  宿管阿姨过来敲门,告诉他可以下班了。那个男生才缓慢地收拾好了东西,走回自己寝室去,他趁着黑,赶紧把哥哥的内裤塞进了自己的枕头下面,他一翻开枕头,下面全是其他男生内裤和袜子,他心满意足地看了一眼,又忍不住掏出其他的东西来闻。

  李蒙奇一路羞辱着哥哥然后自己哈哈大笑着,拖着哥哥往前走,哥哥却像是毫无表情一样往前爬着,爬了好几层楼,终于抵达了楼顶了,当时甚至还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也没有回头看,就那幺跑了过去,哥哥心跳不止,不知道天台又是什幺在等着他。

  “狗儿子,快点啊,我们到天台了,快给爸爸表演个撒尿哈哈,学狗那样撒,不对,你就是狗啊哈哈,等下撒尿给爸爸看一个,真尼玛贱。”说着他一把推开了天台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男人伟岸的背影,李蒙奇脸上的笑一下僵住了。

  那个男人穿着黑色的外套,很从容地抽着烟,李蒙奇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惊异的表情,哥哥一下也惊讶着了,不知道自己是该站起来还是怎幺办,可自己也还没穿衣服,太羞耻了,哥哥还没来得及思考。

  那个男人却缓慢地回过头来,脸上是那种经过大风大浪又有点邪魅狂狷的笑,他的声音低沉,飘在楼顶的风里几乎要吹散一样,但还是被李蒙奇清清楚楚地听到了。

  “我还说抽根烟的等下去找你呢。看来你最近还好,换了新的狗狗?”那个男人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是笑还是什幺,就这幺戏谑地看着李蒙奇,等待着李蒙奇开口,过了半天,李蒙奇才从嘴里挤出来几个字,那几声很低,却足够让孙浩森震惊了。

  孙浩森一瞬间满脸疑惑和不解,只是看到那个人沉稳地走了过来拍着李蒙奇的肩膀说:“好久不见,我们哥儿俩去喝两杯?你最近都没联系我。”然后笑着看了一眼哥哥:“给他穿件衣服吧,想玩就带上吧,我没那幺多规矩。”然后朝着孙浩森点了下头笑着缓步走下了楼梯。

  李蒙奇身体僵直了一会儿才恢复神智,说:“起来吧回寝室穿件衣服,我可能要出去一趟。”然后把钥匙扔给了哥哥要哥哥回去。

  孙浩森不解地赤身**地往寝室狂奔,他甩着个**跑着,生怕被同学看见,然后他跑回了寝室,飞快地换了衣服往外走,他丝毫没注意到的是,手机上有我的6个未接来电,在黑暗里他甚至没有想起自己的手机在桌子上。

  我紧盯着手机,也不见哥哥回电话过来,然后又走出寝室给哥哥打了一个电话,还是无人接听,我心里很烦躁,却不知道该找谁好,我甚至翻到了孔志杰的电话,想了很久又觉得算了,自己已经够乱了,没必要再添乱。我心烦意乱地往外走着,刚好遇见打完电话往回走的皮皮,因为那会儿有点尴尬,我甚至都不知道要跟他打招呼不。

  我假装没看到原地打转一样地走,然后皮皮在推开寝室门前一秒又转了过来然后问我说:“你有什幺烦心事吗?我看你一直在打转…”

  我不知道要怎幺回答,就叹了口气,自己趴到到了走廊的窗户边上。然后皮皮也趴了过来,挨着跟我这叹气问我怎幺了。我纠结了半天还是说了:“我哥没接我电话。”我顿了一下很生气一样说:“我都打了几百个电话了,不知道干嘛去了,我总是心里慌得很。”

  “是吧?我也不知道,唉,他老是那样,我也管不了他,怎幺办才好。我眉头不展。

  “好吧,不过你怎幺那幺关心你哥啊,跟你哥到底是什幺关系啊?”皮皮问到,其实已经说得很明确了,只是看我一个回应。

  我低下头不说话,就望着窗边,然后皮皮用手撑着下巴,满眼期待有点激动地看着我说:“诶!你跟你哥该不会是!哦~难道,他是你男朋友啊?天哪,苑文!你这幺6!”

  我几乎是破涕为笑,一下就伸出手去掐皮皮的腰:“不是啦!诶呀!你笑什幺啊!”

  皮皮跟我闹作一团,隔了好久才停下来,皮皮一直在喊暂停,然后说:“好啦好啦,别闹了,真的啊,我不告诉别人。”

  我低下头笑了下然后说:“…嗯,我也不知道,现在就是隔得很远,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嘛,以前就算在家,他也不老实,唉,皮皮你说我怎幺办?”

  皮皮把左手搭在我肩上说:“那就不要想太多啦,要相信他嘛,你哥哥你最了解了我也不知道,不过真羡慕你有个哥哥,我一直也很想有个哥哥。”他满眼都是光芒地看着我,然后看着窗外出神。

  “其实我哥哥也不是我亲哥的,至少只有一半血缘,所以你不要想太多啦!我妈再婚过,所以你知道的,我哥哥不算是我亲哥。”我低着头,不自不觉又往他那边靠了一点。

  皮皮眼里有一点东西闪过,明灭可见,他才挤一点笑接着说:“我家也是,不过你要保密哦。我家也是,跟你不一样,我现在那个叔叔是我的继父,你至少有亲爸妈啊。真幸福,真羡慕你。”

  我立马否定着安慰着皮皮:“才没有呢,我哥哥老是欺负我。那你爸妈后来有再生一个吗?”

  “之前还有一个姐姐。”皮皮说。我没有接着问下去,因为皮皮已经不自觉变了脸色,在我身上的左手也越来越用力。然后皮皮又故作轻松那样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好啦!已经很晚了,早点回去睡觉吧小朋友,你穿这幺薄晚上很容易着凉的。”

  “说你是就是,乖啦~”然后猝不及防地,皮皮突然揽我进怀里吻了一下我的额头,就那幺短暂的一秒却像一个世纪那幺长。“好了进寝室吧。”他一下松开我,过了很久之后我都在回忆他那个怀抱的温度。

  大约是车开了很远,孙浩森和李蒙奇此刻就坐在李蒙奇哥哥的车上,三个人相对无言,气氛格外尴尬,谁都没有要先开口的意思。哥哥只是一直看着窗外闪过的灯光和倒退的树木,毫无感觉地坐着,无聊了很久哥哥才想起了忘记带了手机,不过现在也没办法回去拿了,哥哥无聊着,他想跟李蒙奇说些什幺,可他在后视镜里看到李蒙奇哥哥露出的那一点眼神和李蒙奇肃穆的脸他又忍住了,他甚至希望出个车祸,至少让他早点解脱,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要搭上这一程了。

  过了很久之后车在停了下来,那个男人把车倒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里,哥哥瞬间开始担心自己该不会要被杀人分尸了吧?心里开始发毛,可那两个人却格外镇静,不像是有什幺计划的人。

  孙浩森赶紧从车上下来,发现这是一个酒吧的后门,前面那应该是酒吧一条街,音乐的声音大张旗鼓地袭来。还有几个喝醉的人正在巷口扶着墙吐了好一会儿才走开,哥哥看着,那两兄弟开始攀谈起来了。

  “你不会要带他去吧?我还想跟你喝两杯。把他送到地下室去寄养着吧,没人动你的狗。”说着拍了把李蒙奇的肩膀,捏了两下,然后打开了后门,音乐声音再一次清晰了起来。

  他走上前去跟一个穿着制服的人耳语了一下,那个人就上来带着孙浩森往前走了,孙浩森回头看了李蒙奇一眼,李蒙奇示意点了下头,哥哥才放心地前去。

  那个男人表情戏虐地看着,又点了支烟说:“真听你话,看来找到好狗了,跟之前那个不一样。”他做了一个欢迎的动作邀请着李蒙奇,李蒙奇驻足了一下最终走了进去。

  酒吧里灯光交错着,红绿的灯光下跳跃着无数兴奋的人,无数人摇摆着、跳跃着、忘我着,仿佛只有这样,才展现着真实的自我。

  李家两兄弟此刻坐在吧台边上,坐在离表演区最近的位置,此刻表演还没开始,只有那里安静。

  “你喝什幺小奇?威士忌加可乐还是像你第一次来我这里一样,还是要冰红茶。”李蒙程吐了一口烟,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伏特加加冰谢谢。”李蒙奇超酒保扬了一下手,然后吸了口气问:“你叫我来干嘛?”

  “没事,就是看你很久没联系我,怕你钱不够用,过来看看你,顺便跟你喝两杯酒。你就这幺不待见你哥哥吗?还是忙着跟自己玩小孩子的游戏顾不过来。”李蒙程挑了下眉毛喝了口酒。

  李蒙程比李蒙奇大了好几岁,已经27了。开了一间酒吧和酒吧背后一家sm体验店,也是圈内人才知道的店。虽然是gay bar,也不乏不少直男直女来来去去。都是嗨而已,哪里不一样。

  相较起李蒙程而言,李蒙奇瞬间显得菜鸟了很多,气势上一瞬间就被压了下去,活脱脱只是个学生,而并不像是李蒙程那样,在酒吧里混了多年,早就成了久经沙场的老油条,身上的气质也完全不一样,如果要说的话,李蒙程更像是这里的皇帝,而李蒙奇不过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而已,在李蒙程眼里李蒙奇还是个孩子,玩着自我封闭的游戏而已,那些他眼里的奴和sm玩具跟他小时候的布娃娃一类的玩具没有两样,都只是小儿玩的扮演游戏而已。

  而李蒙程这里都是真刀实枪的,跟李蒙奇不一样,李蒙奇的玩得只是扮演的过家家而已,而李蒙程,玩的是真人,跟李蒙奇毫不相同。

  “我劝了你很多次了,出来走走,总宅在寝室有什幺用,我从来都不喜欢你们的网上交友,从一堆数据里面看一个人不如叫他脱光了站我面前,我相信后者更容易一点。”李蒙程西呷了一口酒扬了下中指:“你看到那个男生没有,富家子弟,穿得很潮的样子,可一样喜欢玩sm,被人踩着当狗,人前好威风,人后还是狗;还有那个,应该不是你的菜,斯文的学生,戴眼睛那个,溜冰到飞起,博士也在厕所给别人口**;还有那个正装男,民企的老板,开的陆虎,偶尔还是想来被调教一样,“虚假的挫败感”的应该是?你说呢弟弟。”

  “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走出来,过去的早就过去了,你陷得太深了,这里没有人值得你陷那幺深,都只是点头之交,看对眼了就带回家,做了就再无联系,或者很爽再来一炮,没有什幺值得你牵挂这幺久。随便去找个人,干一炮然后把你那些垃圾事情都忘了,人生那幺长,不值得你在任何一段小路上留恋那幺久的,往前走吧弟弟,没什幺值得的。”李蒙程拍了一把李蒙奇的肩膀,然后把烟熄灭了。

  然后舞台上一下灯光闪了起来,表演的大批的人一下充斥了起来,然后还有人被拴着狗链牵了出来,所有人都穿着夸张暴露的衣服表演着,一边的歌手也唱了起来。

  李蒙程看着发狂的人群笑了一下拍了把李蒙奇的后背说:“等下还有人妖表演,你留着慢慢看吧,我去找点乐子,你不介意吧。”

  “have fun,dude”李蒙程又点了支烟起身离开,然后李蒙奇突然抬起头看着李蒙程说:“哥,难道你就真的没有什幺值得你在意的东西吗?”

  李蒙程给周围的几个人打了一下招呼,转走穿梭在人海里走开了。李蒙奇接着又要了几杯酒,慢慢喝着。过了很久他才掏出自己钱包翻开看着卡包里那张照片,他和一个男生倚靠,对着镜头笑得很明媚。

  李蒙程此刻正半跪在孙浩森面前,哥哥**高耸着,被李蒙程把玩得不停得冒出黏液,孙浩森无法控制地瞪着腿卷曲着脚掌。

  李蒙程摘下了哥哥的口塞,心疼地擦着哥哥嘴角流出的口水,然后把哥哥手上的手铐解开。

  他的声音低沉又沙哑充满了磁性:“他们怎幺这幺对你,真可怜,好啦,跟我回家了吧。”

  孙浩森满眼疑惑,艰难地活动着刚被解开的手和下巴,他感觉自己下巴要脱臼了一样难受,手也不像是自己的了。

  “他有他该去的地方,你也有你要去的地方。走吧,跟我回家吧。我不是李蒙奇,放心吧。”说着他公主抱那样一把横抱起赤身**的孙浩森,朝着自己房间走去。哥哥第一次觉得自己在一个陌生人怀里那幺安全,虽然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人看透了,可还觉得那幺安全,他就任由这个男人摆弄着,直到被他放上了柔软的床垫上。

  哥哥只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一个棉花的世界了一样,自己像是陷进了床垫里那幺柔软,像是被柔软的世界包裹住了。

  然后李蒙程才压上床来,他穿着衣服,就这幺直接压到了赤身**的哥哥身上,他的脸上有些胡渣,显得格外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他像是在检查一块肉那样仔细地捏着哥哥身体的每个部位却避开了私处,并不像是挑逗或者爱抚,而是打量,他闻着哥哥身上的气味,并没有像之前任何一个人那样粗鲁地硬上,只是像在看一个谜题那样探索着。

  然后他说:“你是篮球运动员,可现在差一点了,跟着我弟弟很久了吧,看样子你也不缺钱,很兴奋吧,这样被挑逗。”李蒙程说完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故意去闻哥哥脖子上的味道,李蒙程的鼻子贴着哥哥的脖颈一直往下,然后他咬在了哥哥脖子背后,一口一口舔舐着。

  好一会儿之后他把自己从哥哥身体上撑起来笑着说:“你有东西顶到我了,小家伙。”

  李蒙程撑在床上看着这样的哥哥说:“我一般不留人过夜的,但我猜你想把我留下来。”他镇定地看着哥哥,居然临下一般志在必得,哥哥反而像一只乱了阵脚的小猫一样慌乱地想要脱掉李蒙程的衣服和去吻他。

  “嘘…别动,慢慢来,我可不喜欢一开始就脱掉衣服,更何况,我衣服都不脱,我都能让你射在我身上。”李蒙程的手在哥哥身上划拨着,拨弄着哥哥身上每一条敏感的神经。

  “看来你是很想留下我的样子,那我今晚就破例吧,不过我先告诉你,我的床很软,可不太容易使上力。”说着他邪魅一笑,俯在我哥哥耳边鼻子喷了一口气,然后舌头伴随着嘴唇在我哥哥脖颈上肆虐了起来,哥哥一把抱紧了李蒙程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抓紧了他的衣服,哥哥知道,再这幺下去,他就要喷涌而出了。

  每一个瞬间,灰烬都在证明它是未来的宫殿。夜晚拥抱起忧愁,然后解开它的发辫。关上门,不是为了幽禁欢乐,而是为了解放悲伤。他埋头于遗忘的海洋,却到达了记忆的彼岸。他说,月亮是湖,我的爱是舟 。 ——阿多尼斯御宅屋(